Freeder·H·Edward

无限组合派生无限可能
Death Is Only A Door
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
生生不息 繁荣昌盛
A life is like a garden。Perfect moments can be had,but not preserved,expect in memory.LLAP
—Leonard Nimoy

虽然万圣节已经过了,但小哥哥的声音太有特点了,此歌不火天理难容啊。

我今天听daft punk的歌的时候突然觉得这首歌好适合Calvin 和David!有没有觉得!!

Touch
触摸
Touch, I remember touch
我记忆犹新
Touch
触摸
I need something more
我需要更多
I remember touch
我记忆犹新
I need something more
我需要更多
In my mind
在我脑海里
Touch, I remember touch
我记得你亲密的触摸
Pictures came with touch
犹如图片一般
A painter in my mind
像一个绘画家
Tell me what you see
告诉我你所看到的
A tourist in a dream
梦中的旅行者
A visitor it seems
像一位迷惘的游客
A half-forgotten song
模糊不清的一首歌
Where do I belong?
我属于哪里
Tell me what you see
告诉我你所看到的
I need something more
我需要更多
Kiss, suddenly alive
如此生机勃勃
Happiness arrive
幸福到达与此
Hunger like a storm
就像暴风雨一样波涛汹涌
How do I begin?
我该怎么开始
A room within a room
房间里的房间
A door behind a door
在门后的门
Touch, where do you lead?
抚摸
I need something more
远不止这些

【帮人扩列】一只想要找人玩耍的阿沭……(/▽\)

[

诶嘿 !!扩列伐

这里阿沭(shu)/蹲静 当然也可以叫我小仙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坐标南昌  现高一  没入什么 但你可以带我玩啊

刻章/阴阳师/王者农药/很多漫画.....也不会啥

噗噗噗.....我人超好 没事可以来和我唠嗑 来玩啊
扣扣:1289061456

]

我的小伙伴,我觉得她刻章刻的超好!!平时有什么问题都会悉心解答!!欢迎来找她玩!!抱歉占tag

二刷,这次看到末尾雅各布走出地铁站,奎妮亲吻了他离开,全场人都在笑他呆呆的样子,只有我在哭。还好这次没有像上次一样出来发现下雨了。像做了场梦一样醒过来,这可真难。

今天去看了神奇动物在哪里!魔法部部长好帅!小雀斑太可爱!新CP出现惹!想来找个文看,却发现好少……是不是看的太早了,抱歉占tag

Jim ,Jim ,Jim (Ⅳ)

“各位乘客注意,爱荷华州将于五分钟后到达,请各位乘客做好准备。”

突然响起的广播声将Spock从冥想中拉回现实,他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看向窗外由远及近的站点。爱荷华州的农场一如记忆中的那样,空旷而又孤寂。Jim死后,他曾两次来过这里。但这也是许久之前的事了,尽管它就像发生在昨天,那些记忆就像沉在海底深处的细沙,总有一天它会变成美好的珍珠浮出水面。

由于他只有六岁,他只能乘坐公共穿梭机去Jim的老家。来时,他刻意地将自己装束了一番,并且戴上了帽子来遮住那双精致的尖耳朵。毕竟瓦肯大使儿子的身份在有些地方还是很危险的。他不想还没见到Jim就被什么安多利人贩子抓走。

Spock提着自己的小箱子,在拥挤的人群中缓慢地移动着。终于,他走到了门口。下车之后,他深呼了一口空气,然后紧张地拉了拉头上的帽子。正当他准备沿着记忆中的方向朝Jim家的农场走去时,他发现前方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被嘈杂的人群包围着。多管闲事可不是瓦肯人的天性,他只是瞄了一眼,就擦身而过。但瓦肯人敏锐的听力为他捕捉到了一丝微不足道的声响:那似乎是一个孩子的抽噎声,带着恐惧与孤独。

“可怜的孩子。”旁边的人悄悄说道。

一瞬间,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促使Spock转过身来,向着人群走去。当他穿过挤挤攮攮的人群,走到被包围成一个圆圈的空地中时,他不敢相信的,毫无逻辑的瞪大了眼睛。

是Jim。

他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竟会这样相遇。

他的男孩看起来如此孤独无助。他的双手紧紧搅在一起,全身微微颤抖着,像矢车菊一样蓝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他却咬着粉嫩的嘴唇强忍着不让它们落下。Jim就那样孤零零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尽管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中,他却带着与生俱来的孤独处在黑暗中的冰窖里。

Spock想要上前拥抱他的Jim,而他也这么做了。

他走出围观的人群,在男孩含着泪水的惊讶的眼神中紧紧抱住了对方。

一时间,所有的逻辑都仿佛离他而去,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填满了他多年来的空虚。Spock幸福地颤栗着,几乎要落下眼泪。Spock开始后悔他不曾在多年前Jim还活着时这样做过,他觉得自己从头到脚就是个愚蠢的傻瓜,白痴。他叹息着,终于松开了Jim。

他抬起手,轻柔的拂去男孩脸上的泪痕,他想脱下手套,感受Jim富有活力的思想,但他不能。

Jim,Jim,Jim。他喃喃道,仿佛在读着这世上最美妙的乐章。

男孩早就僵住了,他眨着眼,不明白的看着Spock的一系列动作,Spock就像对待一件举世无双的珍宝一样对待他,而他从来没有被谁这样对待过。

正当Spock准备拉着Jim离开时,一道粗鲁的声音从他们的背后响起:

“等等,小子,你是谁?”一个满脸通红的男人看着他们,他歪着的酒糟鼻正发出恶心的吸啦声,绿色的口香糖在他黄到发黑的牙齿间来回蠕动着。

如此恶心,让人呕吐。Spock想,他把Jim拉到自己的身后,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是Jim的哥哥。”如果这个男人胆敢沾染他的Jim,他一定会让对方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我要带他离开。”

“你不能带他走。”男人瞪着泛黄的眼睛,“他三番两次的从我这里偷东西,我叫了他的父亲来赔偿我的信用点。”
很显然,Frank是不会来了。Spock看向周围的人群,Jim一定在这里坐了很久,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为他解围。他正欲掏出他的信用卡,但一只小手骤然抓住了他的胳膊。是Jim。

“别给他。”男孩说道,没人听到他说的话,但Spock听见了,他转头看着Jim的眼睛,瞬间改变了主意。

“我带你去找我的母亲。”Spock看着他,男人咧嘴笑了起来,Spock几乎闻到了那犹如从垃圾堆里散发出的腐臭味,他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我认为你同意了。”

“当然,当然。”男人的嘴咧得更大了,像一个深陷的黑洞一样。“我们走吧。”
他们拨开人群,一路上,Jim都紧紧抓着他的手,Spock不断的在他手心里画着圆圈,以此来安慰对方。终于,他们来到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他停下脚步。

“Jim。”他看着他的男孩,捏了捏他的手,“你能在这儿等我吗?”

男孩点点头。

“相信我。”Spock说完,转过身去带着男人朝着男孩看不见的地方走去。

“是这里吗?你不是骗我吧。”男人环顾着四周,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一把抓住了Spock的领子,让其停下脚步。

“你能低下头来吗?我有句话要和你说。”

Spock小孩子的外表让男人失去了警惕,男人信以为真,弯下了腰。Spock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男人挣扎了几下,倒了下去。

他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神情。毕竟他的瓦肯掐不是白练的。他脱掉一只手套,对着男人脸上的精神融合点压了下去。

片刻之后,他站起身来,这个男人将会忘记所有的事。Spock几乎露出了一个看不见的微笑。Jim。他朝他走去。


写得不好的地方请大家说出来,我会修改。这可能是高考之前最后一次更新了。但我不会弃坑的,就算只有一个人我也会把它写完。最后,谢谢。

偷偷刷了一集原初😝

这集末尾照例调戏大副,其实每集末尾都会有调戏,但这集的实在是太搞笑了,就把它打成了段子>3

这集是第二季的第五集,舰长他们被星联派去一个有着奇怪数据波动的星球勘探,结果发现那里就像一个伊甸园,当地居民活了不知是两百岁还是两千岁,身体都倍儿棒,没有疾病,连男女之情都不知道。最后他们发现是一台被当地人看作神明的机器在控制着一切(其实就是个带有天气干预系统的机器),机器维持这个星球需要能量,于是它看上了舰长的银女士,想要用牵引光速迫使其坠落,舰长急了啊,船上400多人呢,开什么玩笑,他想要毁灭了那台机器,但这也意味着伊甸园将被打破,大副开始坚持“不干涉”原则,但医生认为如果不打破这种平衡,就不会有社会的发展。于是他们绞尽脑汁的毁灭了那台伪装成上帝的机器(你说你,没事干嘛去招惹人家的银女士,不作死就不会死啊!)总之,他们成功回到了他们的进取号上。

然后医生和舰长就开始调戏大副了😂

大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恰恰是我们给了瓦尔之子们禁果,让他们明白了善良和邪恶,如果你——仅就结果而言,他们也被迫离开了伊甸园。

舰长:医生,我应该没理解错他的话吧?(转向大副)你认为我扮演了撒旦的角色?

大副:不是这样,舰长,我只是...

舰长:在这艘星舰上,到底是谁看起来更像撒旦一点?

大副:我不记得有谁符合你的描述,舰长。

舰长:没错,斯波克先生,料你也想不到。

然后就和医生偷笑着走了,留下挑着眉毛的大副。

舰长你真的是太jian了欸😂😂😂不过我喜欢😂😂

Jim,Jim,Jim(Ⅲ)

ooc严重,文笔太渣,不喜勿进,另,欢迎捉虫😃

“父亲,我请求和你一起去地球。”

已经六岁的Spock看着正坐在沙发上浏览PADD的Sarek,平静的提出了他的要求。
Sarek抬起头来,挑着眉毛看着他,“请解释,我的儿子,万物都有缘由。”

“我的论文里需要讨论关于地球人的古老风俗与生活习惯,我认为亲自去地球上体验是符合逻辑的。”

“容我提醒一下,我的儿子,你似乎忽略了你的母亲可以为你提供帮助。”

“否定的,”他暂停了0.6秒,继续说道:“但一个片面的样本不足以概括全部,我需要实践。你是否同意?”

Sarek的眉毛挑的更高了。“把你的母亲称作样本是不符合逻辑的,这件事仍需考虑,我会在晚些1900时告知你答复。”

“我明白了。”

Spock转过身去,他知道Sarek会答应的,但为了不必要的可能性,他仍需去母亲那里一趟。他在两个瓦肯日之前从瓦肯科学院的公共网站上了解到他的父亲将会去地球与星联总部的高层进行一次会谈,并且会停滞八个地球日。这将是他见到Jim的一次机会,他太想念Jim了,无时不刻都在思念他不合逻辑的笑容。Jim,他在心里默念着,我的T'hy'la,等着我。

傍晚,Spock和Sarek坐在餐桌旁,平静的看着Amanda在厨房里进进出出。他的母亲总是热爱亲手做这些食物,“我不想让你们吃从复制机里出来的干巴巴,如同嚼蜡一般的食物。”她如此说道。尽管瓦肯人对食物的味道没有太多要求,他们只追求其营养价值,但Amanda还是乐此不疲的做着。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小绿人,别再干瞪眼啦,快吃饭吧!”Amanda端着最后一盘食物从厨房出来愉快的说道。

Sarek为这个称呼皱了皱眉毛,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平静的从他的妻子那里接过了食物。

“母亲,我假设这个称呼并没有恶意。”他接过了食物,“谢谢。”

“噢,”她笑了起来,“当然没有,我的小南瓜。”

他抬头看了一眼他的母亲,不置一词,他继而转向他的父亲。

“父亲。”

Sarek抬起头,看着他,“我仍在考虑,Spock,你的母亲同意让你去地球考察。”他看了一眼Amanda,“我可以肯定你去找了你的母亲寻求帮助,因此我假设你一定另有缘由。”

被戳穿谎言的Spock被没有因此脸绿,毕竟他有两个世纪的脸皮,“这是我的隐私问题。”他干巴巴的说道。

Sarek抬高了眉毛,“除此之外,你还有一件事有待商讨,你将要选择一个合适的链接者与你链接。”

Amanda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不能——他不能与一个从未见过的人绑在一起,噢,天哪,他就不能自己做主吗?”

“很遗憾,我的妻子,他已经六岁九个月二十三天八小时五十六分了。他不得不将与他人链接以满足心灵的稳定,这是符合逻辑的。”

但Spock不同意,他太过思念Jim以至于几乎忘了链接这回事,当听见Sarek的话时,他才猛地想起来,他想起了他是如何残忍地将绳索套在Jim的脖子上以至于对方停止了呼吸,以及当看见Jim安然无恙地从医务室里出来时,他不合逻辑的感到欣喜若狂的心情充斥在他的胸膛里。不,他绝不接受链接,他讨厌T'Pring,这个傲慢无礼,且充满心计与野心的女人。

“Spock!”一声严肃的呼喊他从回忆中惊醒过来。“你刚刚思想放空了7.65秒。”Sarek挑着眉毛看着Spock的汤勺,他的汤勺被他紧紧的捏在手里以至扭曲变形。

“Spock?你还好吗?”Amanda轻轻拍了拍Spock的肩头,充满担忧地问道。

“是的,我的母亲。”Spock努力地平复着他心中波动的情绪,多亏了他有着坚韧的精神屏障,Sarek不能窥视他的精神世界。他微不足道的轻叹了口气,“我同意母亲的话,”他看着Sarek的眼睛,“我希望能自己选择链接者。”

一阵沉默充斥在饭桌上,Sarek看了他许久,最后Amanda实在受不了这种诡异的平静,“噢,好吧,能等你们回来再讨论吗?现在,吃饭!”她几乎是揪着他们两的耳朵喊道。

“我是否能假设父亲同意了我去地球的请求?”Spock问道,他努力将嘴中的饭咽了下去。

“当然了,他只是不想这么快答应罢了。”Amanda将菜递给Sarek,后者瞪了一眼Amanda,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1.5个瓦肯日之后。Sarek与Spock一同登上了去往地球的星舰,他站在地球统一标配的房间里,着迷地看着窗外浩瀚无垠的星辰。

他明白,自己不过是这其中的一粒尘埃,Jim则是无数尘埃中唯一与自己心灵相通的伴侣,他是他的T'hy'la,他们注定要在一起。他缓缓跪下来,头抵着冰凉的玻璃,Jim,他轻轻呼唤着,等着我。

tbc

对不起,这么久才更,本人高三狗,请见谅🙏

小黄文写作进阶

我敬你们是双汉子:

小黄文写作进阶


 


 


前文基础篇


 


随便写写的经验之谈居然涨了这么多粉!简直受宠若惊,抵得上我掏肾写十篇小黄文!!


这是我辛苦写小黄文的转发量


 


这是我随便写如何写小黄文的转发量


 


果然学术讨论才是正道,微博人民都是高雅的知识分子。


谢谢大家,承蒙厚爱,那我们现在随便讨论一下小黄文写作的进阶。


 


一,       喘。


喘是情趣,不是必要的步骤。不喜欢写喘的可以不写。


但是喘除了是情趣外,还有个重要作用——承上启下,衔接后文


攻突然要换姿势了怎么办,让受喘啊。


兵临池下高潮将近怎么办,让受喘啊。


字数不够卡肉怎么办,让受喘啊。


非常好用。但是请注意喘的质量,建议别拖太长,啊啊啊啊啊啊,这不是喘,是在唱忐忑。


 


二,       操。


上一篇小黄文基础教程说到:“掌握好用词,举一反三,一篇普通小黄文分分钟搞定。”


既然是同人文,那就不是普通的小黄文。你要写出他们的风采,写出他们的精髓,写得让别人没办法用替换人名后就可以把你的AB文当CD文来看!!!


怎么做到?融合角色的性格和身份,用攻的角度来看受


容po主用靖王殿下举个例吧(只是举例,不要当真):


从祁王的角度来看,萧景琰是他最疼爱的幼弟,是一簇生机勃勃的花。


从林殊的角度来看,萧景琰是他的竹马、挚友,是随时可以交付后背的战友。


从誉王的角度来看,萧景琰是一匹被放逐的孤狼,是锋利的、未出鞘的剑。


从列战英的角度来看,萧景琰是他的主君,是生死相随的信念。


从梅长苏的角度来看,萧景琰是心口那一点朱砂,心尖那一点热血,是君,是主,是帝王,是魂牵梦萦的一缕念想。


角度都不一样,写出来的肉就完全不一样,连啪啪啪时候的昵称都会不一样


当然同样的,受的角度攻不一样,配合度也不一样……


最后,角度问题还可以扩展到身份问题,比如po主就喜欢在浩气盟的地盘上操翻浩气的少盟主,在龙椅上操哭皇帝,知(yi)识(guan)分(qin)子(shou)花样多。


 


三,       字。


(特别咬文嚼字的一段,属于小学教材,大家可以忽略不看。)


我说的字是错别字……的得地,好多人分不清。


“的”就不说了,“地”和“得”经常被混淆着用,“地”主要是跟在词后连成形容词接动词用,“得”的用处比较多,有些地方这两个字都可用,但是表达出来的效果完全不一样。还是拿靖王殿下造句举例:


1、  静妃不再做榛子酥后,萧景琰伤心得哭了起来。


2、  静妃不再做榛子酥后,萧景琰伤心地哭了起来。


第1句的意思是萧景琰因为太伤心了所以哭了起来,第2句的意思是萧景琰一边伤心一边哭成了狗。前者有个递进因果关系,后者是并列关系。是不是感觉不太一样?但是感觉更多的人会写作“萧景琰伤心的哭了起来”,不可以这么用,是错字。


做个习题:被干___射了出来。填哪个de?(正确答案在最后)


 


四,       词。


这部分是对基础篇的补充说明而已!不用纯女性的形容词描写男人——


白嫩,柔嫩,娇嗔,玉腿,闭月羞花,不堪一握的纤腰,樱桃小嘴,烈焰红唇,粉拳轻捶……


要戒掉其实很简单的,就是把你家受的表情包拿出来舔一舔。你会发现——咦,其实他还挺壮的。


 


所以戒掉不难,重点是找词替换,换个稍微偏中性一点的且意思不变的词。


白嫩换成白皙,柔嫩换成柔软,纤腰换成细腰劲腰瘦腰都可以,玉腿这种词我也用,但是我写的是“玉石一般修长结实的双腿”——看,是不是字数一下子就凑上来了。


这就是词汇量和扩写技能的重要性。


 


就讲到这里,以上纯属经验交流和学术讨论,大家遇到疑问或卡肉可以评论或者私信约我,我们共同探讨,为共建和谐社会主义而奋斗!


 


 


 


(正确答案:得)